<var id="9vx5l"></var>
<listing id="9vx5l"></listing>
<cite id="9vx5l"></cite>
<var id="9vx5l"><video id="9vx5l"></video></var><cite id="9vx5l"></cite><cite id="9vx5l"></cite>
<var id="9vx5l"><strike id="9vx5l"><listing id="9vx5l"></listing></strike></var>
首页 门户 资讯 详情
  • 评论
  • 收藏

上饶信息网 2019-12-13 450 10

《最强医圣》爆款长篇悬疑医术现代文

第001章 先祖传承

东明市的夜,如浓稠的墨砚,深沉的化不开……

然而此刻,东明医科大学附属医院的某间病房里,却灯火通明,一个脸色惨白的青年静静躺在病床上,头部被一层层纱布包裹,令人看不清其面容。

病床上躺着的,是东明大学医学院一个叫秦凡的大四学生,几天前出了车祸,颅内大出血,情况严重。

而他家地处偏远山区,消息阻塞,直到今天,他的父亲方才闻讯赶来。

坐在病床边的魁梧中年,就是秦凡的父亲,秦风,瞧他那衣衫褴褛,风尘仆仆的模样,比刚从工地出来的农民工也好不到哪儿去。

“你就是病人家属吧?先去交一下病人这十天的住院费和医药费吧,还有手术费,加在一起一共十一万!

一个白大褂说完,便将一张清单递到那中年男子身前。

“凡儿,你可是爹的命根子,可不能说走就走,你小子命硬,一定会扛过来的,对不对?爹还指望你给我做饭打酒,养老送终呢……”

“你娘二十年前离开了咱们,难不成……你如今也要离我而去?”

见秦风不理会自己,白大褂不耐烦的说道:“你现在把钱交上,我们可以立刻为病人安排手术,如果病人因为拖欠医药费而耽误了手术,你们自己负责啊!

秦风闻言,立刻拿起清单准备去交费,当看到上面一长串的数字后,秦风面露难色,除去从山村赶到这里的路费,他兜里剩的钱八百不到,十一万,对他来说简直就是天文数字。

“医生,我现在没这么多钱,宽限几天可以不,能不能先给我儿子做手术,,请您……帮帮忙吧!”

一听这话,再看着秦风手里那把皱巴巴的零钱,白大褂厌恶的看着入土包子的秦风,最后一丝耐性也消失得无影无踪。

“对不起,医院有规定,钱不到帐,不能手术,另外去缴纳十天的住院费和医药费吧,不然我只能把你儿子移到大厅里去了!

一边说着,医生一边朝门外走去,其身后几名护士看了秦风父子一眼后,无奈一叹,心中生出些许同情。

她们都还记得秦凡刚被送进来时的模样,虽满脸是血,但的确俊秀得很咧,帅哥,往往能很轻易地博得异性的好感。

秦风也不顾上其他,冲到医生的面前,哀求的说道,:“医生,你怎么能见死不救啊,您放心,我说话算话,住院费和手术费我一定会尽快交上的,求您先救救我儿子吧!”

医生被挡住去路,嫌弃的将秦风的手扒拉开,怒道:“医院有规定,先交钱后看病,没钱来看什么病!”

“马轩医生,你说话别这么难听啊,我们医院不是有……”

还不等那护士说完,马轩便狠狠瞪了她一眼,打断道:“这没你的事儿,少插嘴!”

“你!”

秦风被气得面部肌肉一阵抽搐,也不知该说些什么,最后,笔直的腿慢慢下弯,竟是扑通一声跪在白大褂面前,头一偏,眼中满是屈辱与无奈……

…………

一片混沌空间之中。

秦凡茫然无目的地漫步其中,轻声呢喃着:“这是……在哪儿?我不是被车撞了吗?难不成是……阴曹地府?可看着也不像啊……”

“哈哈……阴曹地府可没这么漂亮!

一阵朗笑声从虚无中传来,顿时令得秦凡身体紧绷起来,警惕地扫视着四周,小心道:“谁?装神弄鬼的,出来!”

“小家伙,敢说你祖宗装神弄鬼?大不敬!要依我生前脾气,定当罚你!不过……看在你灵魂天赋尚可,勉强达到做我传人的面子上,就饶过你这一次!

话音落下,一个白发老者虚影便出现在秦凡面前。

老者含笑负手而立,鹤发童颜,仙风道骨,一双散发着金芒的双瞳,极易令人沉迷其中,无法自拔。

“祖……宗?”

秦凡瞪大眼看着面前老者,出奇地并未被其双瞳所影响,嘴角微微抽搐着,思想一时陷入短路状态。

老者点头笑道:“没错,吾乃秦家先祖,飞升成仙之前,曾在世间留下一缕魂念,拥有秦家血脉的后代中,凡是血脉浓度达标者,我便会出现在其识海当中!

秦凡细细品味着老者的话,但由于一时所接受的信息量太大,太不可思议,弄得他有些整理不过来。

见状,老者盘坐下来,继续道:“知道你一时有些接受不了,且听我细细道来!

“但凡修成仙道飞升之人,都能为其家族留下一种血脉之力,并世代相传,数百年前,我以医道入仙飞升,而为秦家留下的血脉之力,乃是我开创的血脉眼瞳,灵瞳!

听到此处,秦凡似是明白了些,当即问道:“什么是灵瞳?”

“呵呵……灵瞳,可以说是一种瞳术,奥妙无穷,诸多妙用,不过需要灵魂天赋优秀之人,方能继承!

秦凡一脸惊愕,这技能,绝对堪称逆天!

而正当秦凡开始美滋滋地幻想如何利用灵瞳赢取白富美,走上人生巅峰时,老者顿时当头泼下一盆冷水。

“少想美事,除非你将灵瞳修炼到高深境界,否则在前期,会有很多限制的,以后你自己会慢慢发现!

“另外,开启灵瞳,需要脑部经受外界强烈刺激,从而在秦氏血脉的作用下,在颅内生出一种特殊能量,作用于眼睛,方可开启,所以你之前遇到的车祸,倒是帮了你一把!

秦凡苦笑一声,如此说来,那自己还真算是因祸得福了,只不过这祸有些大,险些要了自己小命。

“那如何催动灵瞳?”秦凡继续追问道,一脸迫切。

“简单,全神贯注于自己双眼之中即可,咳咳……”

老者一阵剧烈咳嗽,虚影都淡化了不少,苦笑道:“看来我这缕魂念在世间停留太久,刚才又和你说了不少的话,要消散了……”

“唉……不过我还算是运气比较好,后辈人中,总算出来个能看的过去的了!

“好了,在即将消散之际,遇见你,也算是有缘,你既是我的后辈,并且血脉纯度与灵魂天赋尚可,我便传你道统,望你能济世度人,造福苍生!

“这玄灵道典,汇聚了我毕生医术,行医经验,以及关于血脉之力,灵瞳的注释,如今,尽数传你!”

说完,老者手指前伸,猛点在秦凡眉心处,与此同时,秦凡只感觉一股股磅礴如海般的信息强行灌入其脑海当中,撑得其脑袋似要爆炸一般,极为痛苦。

而老者的虚影,此刻,也消散的无影无踪。

…………

“!”

一声大叫响彻病房,秦凡如诈尸般猛地坐起身,睁开眼,额头处尽是冷汗,将在场医生,护士,以及秦风着实吓得不轻。

片刻,秦凡回过神来,察觉到脑海中真有一部名为玄灵道典的古籍后,方才知道之前所发生的一切,真的不是梦。

秦凡回过神来,看着白色的床单被罩、鼻子里充斥着福尔马林的味道,才明白自己是在医院里,随即秦凡扭过头看到了自己的父亲,这一刻他的心里放佛被针狠狠的扎了一下。

因为他看到自己的父亲正跪在一个中年医生的面前求着什么,而那个医生傲慢嘲讽的表情毫不掩饰的挂在脸上。

秦凡想想便明白了其中缘由,对于自己的父亲,他极为了解,平日,在山村里当个赤脚医生,虽说挣钱不多,但却一身傲骨,刚毅不屈,如果不是为了自己,父亲怎么可能放弃男儿尊严呢。

“爸,对不起,儿子让你受苦了!鼻胤睬咳套叛劾,从手上拔下输液针头,走到秦风的面前,将他扶起来。

第002章 又活过来了?

看着身边跟正常人一样的儿子,秦风脸上洋溢着激动的神色,随即他再次担心的看着秦凡,之前他还用自己的土办法为秦凡看了一下,完全可以用濒临死亡来形容。

然而现在,看秦凡双目明亮,生气十足,除了脸色有些苍白外,哪还有濒死之状?难不成是……回光返照?

“小凡,你……现在觉得怎么样?觉得身体哪里……不对劲?”

秦凡拍了拍秦风肩膀,宽慰道:“爹,我现在好得很,只是有些虚弱而已,放心吧!

看到秦风还是一副担心的样子,秦凡笑了笑道:“额……爹,您之前不也常说,这世上不乏一些生命的奇迹吗,恰好我生存意志坚强,这奇迹发生在我身上,也不是不可能的事,总之是好事,不是吗?”

关于自己是如何好起来的,秦凡自然知晓,八成是那位先祖的功劳,但此事太过骇人听闻,便先不打算和秦风说。

而经秦凡这么一解释,秦风也只得相信了这说法,点头笑了笑:“说得对,是好事,看来是祖宗保佑啊……”

秦凡心中一阵苦笑,心想秦风还真说对了,这次大难不死,还真是……祖宗保佑!

短暂的惊愕过后,马轩也回过神来,极为不解地挑眉看了秦凡一会儿,小声嘀咕了几句怪物什么的后,便道:“既然醒了,那就赶紧去把欠费交了!

“欠费我们自然会交,但你之前侮辱我爹的帐,该怎么算?哼,亏你还是医生,我看你当年读大学时,医德这门考试八成不及格吧?”

秦凡冷声质问着,由于从小便和秦风相依为命,父子俩感情极好,如今秦风被辱,年少气盛的他,自然咽不下这口恶气。

“算了小凡,犯不上跟他一般见识,走!鼻胤缒坏。

然而,马轩却不依不饶地拽住秦凡,不屑道:“你一个穷学生,也有资格教训我?还拿医德压我?笑话!今天不把钱还清,休想……”

还没说完,马轩便被一阵短信铃声打断,掏出手机一看,似是笑了笑,眼神也变得有些……暧昧起来。

察觉到其神色异常,秦凡便突然有种想试试灵瞳的冲动,当即按其先祖之前所言,全神贯注于自己双眼之中,盯着马轩……

下一刻,秦凡的双目竟散发出一抹微弱的淡金色光芒,顿时发现自己的感知变得异常敏锐起来,很快便瞧出,这马轩心中有鬼。

“嘿嘿……那小骚狐狸竟然这么快就到我办公室了,我得赶紧过去,没闲工夫跟这对穷鬼父子瞎扯!

马轩暗道声后,在收起手机后,不再理会秦凡父子,冷哼了一声,吩咐护士将病房腾空,收起房内的医疗器械后,便着急忙慌地推门离开。

看着马轩离去的背影,秦凡眯了眯眼,不知在想些什么。

片刻后,秦风拉了下秦凡,有些难为情地道:“小凡,别愣神了,那个……爹这次来没带多少钱,还剩下八百不到,你……那里还有没有钱?或是能不能找同学借点儿?咱先还了医院的钱再说!

“哦,好的!

秦凡应了一声,想起了自己的死党刘烨,便给刘烨打了个电话,让他拿些钱过来,接着秦凡走到一个女护士的身边问道:“护士姐姐,你知道刚才那个医生的办公室在哪里吗?”

“就在四楼,门上有门牌,你上去就能找到了!

“谢谢!

“不客气!被な刻鹛鹨恍。

…………

秦凡借口上厕所走进电梯,直接来到四楼,已是深夜,因此走廊不见一个人影,静的可怕。

一边找脑科办公室,秦凡一边想着要看看,之前那主任,究竟在搞些什么勾当。

大学期间,秦凡也看过几部小说,里面有关男医生潜规则女护士的桥段可看了不少,下意识便会往那方面想,还想着弄到那医生的证据后,再给院领导来封匿名信啥的,也算是替父出气。

又悄悄找了会儿,秦凡顿时听到一阵奇怪声音从不远处传来,闻声过去后,终于找到了脑科办公室,见房门似乎没锁,便轻轻打开……

刹那间,一副不堪入目的香艳画面便呈现在他眼前,而房内男女却丝毫没察觉到,遮羞门已被秦凡偷偷打开……

只见,女人正坐在桌上,秦凡也看不到她的正脸,不过其身材倒的确没的说,皮肤细腻,想必年岁不大。

马轩则抱着女人一阵吻,而两人都是背对着秦凡,根本发现不了他的存在,秦凡也抓住机会,打开了他那部山寨智能机的录像功能……

“马……医生,我之前交代你的事情,这几天办的……如何了?我可是把……自己都……送到你嘴边了,你总不能……白吃吧?啊……”

…………

听完这段对话,秦凡险些将手中的山寨机向办公室内的那对狗男女扔过去!

没想到,在这圣洁的医院中,竟也会有如此肮脏的勾当!

马轩作为一名医生,非但不救人,反而还要谋财害命,简直是医生的耻辱!

渐渐地,秦凡的心绪也逐渐平复下来,连忙收起手机,倒没去坏那对狗男女的‘好事’,一边向一楼大厅走去,一边想自己接下来该如何做。

如此人命关天的大事,还是他头次遇到,一时间倒没了主意。

去院领导那里拆穿他?这是肯定的,但现在院领导肯定不在医院,万一那位被他们算计的病人熬不过今晚怎么办?

直接去质问马轩?更是天方夜谭,马轩定会死不认账。

怀着沉重的心事,秦凡又来到一楼大厅,找到秦风后,不知该不该将这件事情跟他说。

“小凡,怎么这么半天?是不是还没好利索,觉得哪里不舒服?”秦风皱眉问道。

“?哦!没……没有,爹,你不用担心我了,我真的已经好差不多了!鼻胤残牟辉谘傻鼗氐。

看出了秦凡似是有些不对劲,秦风一时还有些不放心,便又为其把了下脉,确定他真没什么大碍后,方才松了口气,不再理他。

半小时后。

一个穿着大风衣,戴着眼镜的大胖子跑进大厅,寻到秦凡后方才扶着墙呼呼地喘着粗气:“诶呦我的娘诶!累死老子了!凡子,你……你他妈是人是鬼?!”

“你不是都快不行了么?怎,怎么又活过来了?!”

闻罢,秦凡一阵白眼,走过去轻锤了他胸口一拳,道:“鬼还会给你打电话?你这家伙,跑两步就累成这样?对了,钱带来了没有?”

“胖哥办事你放心,看,一千块,一分不差!贝笈肿右槐咚,一边将十张大红钞放到秦凡手上。

这时,秦风也走了过来,秦凡连忙介绍道:“爹,这是我高中同学,刘烨,现在也跟我在一所大学,只不过学的是考古专业!

“哦,你好,之前早就听小凡说过你,这次的事情真是谢谢了,你放心,钱我们会尽快还上!

一听秦风这话,刘烨顿时急了,道:“伯父,你这可就见外了啊,我跟凡子可是哥们,再说,我也不差这一千,嘿嘿……总之一句话,别和我客气!

“是啊,爹你不用跟他客气,土豪一个,该宰就宰!鼻胤惨彩切Φ,显得和刘烨极为熟络。

见状,秦凡也不再推脱,感激地点点头后,便拿着钱去款台交款。

而就在这时,一个穿着短裙毛衫,长筒靴的高挑女子面色焦急地跑进医院,一边跑,还一边抹着眼泪……

第003章 玄妙医术

看到那女孩,秦凡和刘烨对视一眼,皆看出了对方眼中的错愕,似乎都很纳闷,大;ㄔ趺创蟀胍古芤皆豪戳?而且看样子还很着急?

“嘿!邹大美女,这里!”

三人之前都是高中同学,如今又在同一所大学,关系极为熟络,于是刘烨便冲女孩儿挥了挥手,示意道。

看到他后,尤其是看到他身边的秦凡,女孩儿脸色一喜,连忙擦了擦脸,小跑过来道:“秦凡?你……你好了?!我昨天来看你的时候,你还昏迷着呢!

“额……我命大,就这么奇迹般地好了,倒是你,邹梦柔,看你样子不像生病,是……家里有人在住院吗?”秦凡挠头问道。

邹梦柔脸色一垮,哭丧着脸点点头:“是……是我爸,我刚接到医院的病危通知,就着急赶来了,前两天还好好的,怎么今天就……”

说着说着,邹梦柔又抽泣起来:“秦凡,我先不说了,得赶快去看我爸爸!

“慢着!”

秦凡叫了声,想到之前在办公室门口听到那医生似是称呼被害病人为邹总后,眼神顿时有些古怪起来,暗道:“不会……这么巧吧?”

“凡子,你抽什么风?”刘烨轻拉了秦凡,邹梦柔也转身一脸不解地看着他。

“邹梦柔,我跟你一起上去看看吧,我本就是学医的,或许我可以帮上忙!

闻言后,邹梦柔想了想后,便感激地点点头,而刘烨则给了秦凡一个白眼,暗道:“这家伙,想趁美女伤心时献殷勤博得其好感就直说,还搞得这么冠冕堂皇,切!就你学的那点医术?能帮个屁忙!

这时,秦风也交完钱走了过来,得知事情始末后,也决定一起去看看。

秦风虽说只是个山村赤脚医生,一身中医也都是从一些医书中自学而来,但所谓医者,仁心,这事儿既然碰见了,就没不管的道理。

九楼,急诊病房,榆木制成的房门,在灯光照射下,给人一种高档奢华感。

当邹梦柔一群人赶到后,病房外已经围了一圈医护人员,不少专家正聚在一起讨论着什么,但脸色看上去都不太好看。

“我爸爸怎么样了?!”

众人闻声望去,见到邹梦柔后,一个白发戴眼镜的老者连忙上前,手里还拿着份免责协议,道:“邹小姐,邹总的病情不能再耽搁了,快签了这份协议,我好立刻安排手术,否则,会有生命危险!”

“什么?!为什么会这样?!前几天还好好的……我爸爸昨天还和我说笑,现在怎么会这样!”

邹梦柔失控般大喝道,秦凡见状,连忙扶住她双肩,沉声劝慰着:“邹梦柔,你别这样,事情不到最坏的地步,还有挽回的余地,冷静点!”

秦凡一边说,还一边扫了眼那些医护人员,顿时发现了马轩,当下心中一沉,看来自己之前的猜测没错,被暗害的倒霉患者,竟真的是邹梦柔的父亲!

“病人患的什么?”秦风冷不丁问道。

“是恶性脑瘤,前几天还是良性,可不知什么原因,如今却变成恶性的了!

一听是恶性脑瘤,秦风顿时哑口,凭自己那点微末医术,对这么严重的病可没丝毫办法。

“邹小姐,邹总的病真的不能再耽误了,赶紧签字吧!”戴眼镜的白发老者又开始劝道。

而这时,邹梦柔也冷静下来,哽咽问道:“林老,我爸的病,做手术能治好的希望……有多大?”

被称作林老的老者摇摇头,叹息道:“治好几乎没有希望,只能用手术的方式缓解,争取个三五年时间,即便这样,手术的成功率也只有……两成左右!

闻罢,邹梦柔向后踉跄两步,手中那份免责协议也掉落在地,摇头道:“不……我不能签,我哥明天就回来了……等他来,再做决定吧……”

“这……”

林老露出一抹为难之色,不过他也明白,让一个二十来岁的少女做出这样一个决定,着实有些难为她了。

见状,秦凡眉毛一皱,脑中开始努力回忆起玄灵道典里面所记载的中医部分,片刻后,沉声道:“邹梦柔,我有百分之七十的把握,可以救回你父亲,你……信不信我?”

“胡闹!”

林老怒喝一声,道:“现在年轻人都这么狂了?哼,百分之七十?即便将世界最高级的医生请来,也达不到这水平!”

“嘁,林老,这小子之前被车撞得颅内大出血,刚才又莫名其妙地好了,八成是脑子出毛病了,您不用理会他!甭硇シ淼。

“你住口!这里就你没资格说话!”

秦凡骂完,又看向邹梦柔,眼神真挚地道:“你父亲的生死,就在一念之间,相信我!”

迎着秦凡的目光,邹梦柔一阵失神,秦凡的眼神十分真诚和自信,最后连秦凡都有点诧异邹梦柔竟出奇地点点头:“好……秦凡,我,相信你!”

得到邹梦柔的许可,秦凡也不再顾及其他人的表情,当即就想推门而入。

“小凡,等等!”秦风拉了一把走到病床前的秦凡道:“小凡,虽说你是学医的,你一个学生,如此高难度的手术你能完成?快别添乱了,想救人是对的,但总要量力而行!

“爹,相信我,我这几年中医,可不是白读的,况且我……还学了不少书本外的知识,我有把握可以应对邹总的病!

见秦凡如此坚定,再加上秦风也颇为了解秦凡的性子,便没再说话,但是难免为儿子担心,如果秦凡真医好了病人还好,如果不成,那这个责任就很大了。

“林老,请给我一套针灸!

看着秦凡伸来的手,林老皱皱眉,又看看邹梦柔,见其轻点了点头后,无奈一叹,既然病人家属都同意,他自不会多说什么。

“给他!绷掷限抢隽撤愿赖。

依照林老吩咐,一个护士连忙取来一套银针,递了过去。

接过针灸,秦凡直接推开挡着他的医疗人员,开始为患者诊脉,手法娴熟,面容镇静。

“邹小姐,你这次的决定,做的有些……太武断了,唉……”林老连连叹息。

马轩也哼笑着摇摇头:“把希望寄托在一个毛头小子身上,真不知是怎么想的,不过这是病人家属的决定,我们医院,自然不会干涉!

马轩本就想害死邹总,如此一来,尽可以把责任推卸到秦凡身上,他自然不会阻挠。

“既然我交给了秦凡,那我便会无条件信他!弊廾稳嵋Я艘а浪档。

…………

诊完脉后,秦风便当众在邹义明的头部的发际穴,头维穴,晴明穴,四白穴,水沟穴,迎香穴六处穴位各施一针,每一针或深或浅,极为讲究。

“如今我尚未修炼出先祖所说的真气,不能以气御针,倒是可惜,否则定会事半功倍,成功率也会大幅上升!

秦凡暗叹道,同时还全神贯注地用两指微微捏搓着银针,或缓或急,时而还轻弹几下,看似无规律可循,可却似乎又蕴含着一种常人难以言明的奇妙韵味。

外行看热闹,内行看门道,秦凡的行为在其他医生眼中,简直就是滑稽,几根银针就能脑瘤?与江湖骗子无异。

而博学多闻的林老却紧皱着眉头,他虽是西医,但在中医上也颇有涉猎,总觉得秦凡所施展的针法,以及施针手法有些熟悉。

“这是……难不成是太乙神针?!”

又想了会儿,林老顿时低呼道,但脸上布满了疑惑和恐怖。

“不可能不可能……太乙神针只是神话中的针法,现实中不可能有人掌握,而且就算传说也提到了此针法在千年以前失传了……这小小的少年,怎么可能……”

林老嘟囔着,但眼睛却没有片刻离开秦凡手上的银针!

只见秦凡的六根银针,分别在邹义明的天泉,侠白,青灵,天泽等十几处穴位上各扎一针,这些位置,大多是人体身上的大穴,普通中医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,根本不敢动其中一位,而秦凡,却一连扎了六针,针针凶猛凌厉!

“你!你这小子是草菅人命!这些穴道能随便给针吗!”

虽然林老见秦凡的针法很像太乙神针,觉得他可能是林凡可能真的是个深藏不露的高人,一直低调行事。

但现在看来,给的穴道太如此凶悍,分明就像是外行不拿患者的生命当回事儿,当时就努了!

“保持安静!鼻胤不赝防渖档。

林老一愣,这小子的眼神……没在开玩笑?

终于,在忙活了一个多小时后,秦凡方才直起身,可众人一瞧,邹义明依旧没有半分醒来的迹象。

仪器上的数据,也没有丝毫变化,依旧是一个垂死之人。

“嘁,我就说他不行吧?胆子倒是挺大,这次,算是摊上事儿了,摊上大事儿了!”

“哼,简直就是在瞎搞!真把自己当成中医圣手,简单地扎那么两下,就能让人转危为安?简直痴人说梦!”

“典型的电视剧看多了,不对,即便电视剧也没有拍的这么玄幻的吧?”

听着周围众人的议论,质疑声,秦凡脸色不变,看了眼脸色渐渐变得绝望,又要哭出声来的邹梦柔一眼,抿嘴一笑后,一指便闪电般点再邹义明眉心处。

“醒!”

第004章 阴谋败露

秦凡一字落下,三秒过后,众人见邹义明依旧没醒来的迹象,可就在他们刚张开口时,却再说不出一句话,嘴巴更是大张!

邹义明,居然真的醒了!

不止如此,仪器上的各项数据指标也都开始有了变化,虽说尚未完全正常,但无疑比之前好上了太多!

起码,已经脱离了生命危险!

全场,一时鸦雀无声……

不少西医专家都不可思议地看着秦凡,再看看邹义明身上那十数根银针以及仪器上的各项数据,心中暗呼神奇。

“这小子,竟还是个深藏不漏的中医高手,连胖哥我都不告诉,太没义气了!”刘烨在心中暗骂。

那些中医专家心中也都各有所思,如此严重的顽疾,竟然就被这么十几根不起眼的银针给遏制住了?中医,什么时候变得如此奇妙了?

啪啪……

由于微信篇幅限制,只能发到这里啦! 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,后续剧情高潮不断!

快捷通道:用微信扫描以下二维码,关注后回复书名:最强医圣


读好书,爱生活。阅读越精彩,喜欢这本书的读者,欢迎留言互动哦
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
分享

邀请

下一篇:暂无上一篇:暂无

最新评论(0)

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上饶信息网  

© 2015-2020 Powered by 上饶信息网 X1.0

微信扫描

足球微信群名称大全